【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魏乃武

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文〡张卫忠


【编者按】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2007年,获悉家乡嵩口获评福建省历史文化名镇,张卫忠先生心漾涟漪,援笔写就《历史文化名镇——嵩口》,把古镇的千年风华凝冻文中。

“每一次的回乡,在寂寞的黄昏里,在破败的断垣边,我总是独自默默地阅读着,带着伤感在欣赏,带着自豪在品读”,面对未开封的古镇在喧嚣的现代文明中显出的落寞,作者感伤喟叹。

2008年,嵩口获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从此走上了“嵩口模式”活态传承发展的道路。“她所积淀的历史沧桑,镌刻下的远古印记,将永远做为一段历史见证,作为一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日益闪烁出荣耀和光芒”,十三年后的今天,我们感受着古镇始终保持着37度的“体温”,不禁深感作者如斯预言的赤诚与卓见!

是的,古镇子民无不心有欢喜,这从悠远时代而来的家乡,能如此鲜活地款款前行!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故乡嵩口,雅称嵩阳,位于福建省永泰县西南山区,是全省第三批历史文化名镇。全镇总面积257.66平方公里,人口3.29万人。

嵩阳古镇,四面环山。发源于东海之滨第一山脉——戴云山的大樟溪,浩浩荡荡在永阳大地莽莽苍苍的崇山峻岭间曲折蜿蜒,携山野精华流经这里,与纤巧秀气的下漈溪交汇,蕴育出一片幽古神奇的山间小盆地。这里土地肥沃、灌溉方便,千百年来,耕作其间的故乡先民们,上演着一代又一代悲欢离合的故事,诉说着一个又一个浮沉幻灭的梦想与渴望。盈盈山水间,至今仍留存文化的痕迹和历史的回声,传承着古韵悠长的魅力。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任奇志

历史悠久的文化古镇嵩口,新石器时代就有古越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据考古,永泰县发现的23处新石器遗址,就有7处在嵩口。站在出土的古陶片前,一种沉重的历史感扑面而来,我的内心深处不禁涌动关于时间与文明、历史和生命的思考……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嵩口镇所辖区域,宋时属和平乡英达里,元时分属29都、33都、34都,明、清时分属中和乡感应里与和平乡英达里。元至正年间设漈门巡检署,明初治所移至嵩口(俗称嵩口司),“嵩口司铁印直行”的传说,至今人们仍津津乐道。民国27年设嵩口镇。这里是永泰的南大门,地扼通往四市(福州、泉州、三明、莆田)五县(永泰、闽清、德化、尤溪、仙游)的咽侯要道,自古有“小荆州”之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北伐时,蒋介石率领的粤军曾在这里大败直系孙传芳部,并拟经此进攻福州,蒋曾在嵩口道南书院扎营三天;红军第5次反“围剿”失利后,闽赣省委撤离宁化,部队在本县洑口紫山被围,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钟循仁、省苏维埃主席杨道明率残部突围到嵩口玉湖大山上,而后各自隐蔽而去,钟循仁、杨道明隐姓埋名,几经辗转到暗亭寺出家,演绎了一段荡气回肠的人生传奇;1949年8月2日,南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即由这里挥师东进,解放永泰县城,挺进省城福州。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黄文浩


嵩口盛产木材、李干、茶油、笋干、花生等土特产品,又地处四市五县水陆交通要冲,早在南宋时期就已发展小集市,元、明时商业活动渐为繁荣,并逐步形成赶墟习俗。到清末,镇区已形成东西横直两条街,呈丁字形,街道以条石和鹅卵石铺成,屋舍商店多为土木结构,有商店及摊点百余家。民国五年,这里成立了全省首家乡级商会,嵩口商贸重镇的地位得到确立。民国十五年,嵩口还自行发行纸币,设税卡和鸦片专卖局。随着市场的繁荣,赶墟日逐渐固定在农历每月的初一、十五。每逢赶墟日,邻县及周边乡镇的商贩和群众纷纷前来,街市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热闹非常,嵩口镇成了远近闻名的客流、货流、物流集散地。据载,镇区坤门兜楼下潭码头停泊的木帆船,鼎盛时期多达数十艘,从码头沿溪边一字排开,桅杆林立,桨橹交错,绵延数千米。这些木帆船把本地的土特产品运往福州,又从福州运回货物,保证了周边山区各县群众的生活之需。为了祈求行船的平安,人们请来了海上保护神——天后娘娘,在古码头旁建起了妈祖庙,从此香火旺盛,香客盈门。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坐在古码头己斑驳数百年的石阶上,抚摸古人们的匆匆脚步踏出的油亮的历史印迹,凝眸不远处波光粼粼的东逝流水,我的眼前不断幻化出楼下潭曾经停泊的点点白帆……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嵩口镇区至今保留相对完整的古街巷。在坤门兜和关帝庙街,两边是老式的木结构或砖木结构的两层房屋。底层临街是店铺,大部分仍保留着木板墙,有的木板已微微倾斜,挤挤挨挨,相互之间支撑着,给人欲倒非倒的感觉;二层多是住房,有的还向街心挑出一部分,形成一个小骑楼。店铺一间挨着一间,可以想见当年的繁华景象。如今,只零零落落遗留几家理发、裁缝、香烛、钟表修理等老店面。这些店面门楣上懒散地搭着破旧的遮阳篷,和白发苍苍的店主们略微佝偻的懒散的身影,勾勒出古街的悠闲与宁静,宁静中又浸透着几分沧桑与茫然。在古街另一头的新街上,钟表店里的钟表款式常变、花样常新,我不知道在古街孑然独坐的修表人,还能执著地坚守到何时?他何时才愿意无奈地脱下套在单眼眶上只能看近看小却不能看远看大的放大镜?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魏乃武

鹅卵石铺成的古巷道,或长或短,或宽或窄,在镇区间纵横交错,曲折蜿延。巷道间分布的是鳞次栉比的古民居,高宅深院,万丈豪门,透着神奇与神秘。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保留完好的古民居竟多达100余座!这些古民居多为明清风格,又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多为二进或三进的四合院,二层木结构,飞檐翘角、青瓦如鳞,天井回廊、厅堂厢房,设计科学、布局合理,具有较为完善的防匪、防盗、防火和排水设施。每一座古民居,都曾演绎不同家族各自的荣辱兴衰史;每一座古民居,都是一座各具特色的砖雕、木雕、石雕、泥塑的艺术宝库。雕刻在窗棂、屏风、柱础、梁托上的花鸟虫鱼、人物故事、鹤鹿龟麟等,无不活灵活现,栩栩如生,于古朴中透着典雅,于庄重中透着通灵。防火墙、门楼上的彩色绘饰,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侵袭,依然鲜艳如新。令人惊讶的是,在用金厝通往左厢房的过子旁,曾经有一面壁画,画上的建筑竟是西域风格的,圆形的屋顶,弧形的门洞;画中人身着阿拉伯长衫,留着虬曲的络腮胡。令人不禁猜想,这家的主人,莫非曾经到过中东国家从事过贸易?可惜这面壁画已于前年毁于风雨。这些古民居,最具代表性的有用坦厝、用金厝、述善堂、下新厝、下车碓厝、协和厝、协庆厝等,堪称古民居的瑰宝。电视剧《聊斋》中“狐仙”一集,就在下新厝拍摄而成。用坦厝的木雕,据说为长乐木雕艺人祖孙三代用时24年接替刻成,正厅的围屏,为4幅木雕,雕刻于清嘉庆年间(1796-1820年),木雕一色镏金,景物纵深5个层次,人物繁多,体态各异,栩栩如生,甚为精美;还有一套十二扇的镏金寿屏,融书法与雕刻于一体,书法精美,雕工精细,展开时金光闪闪,富丽华贵,令人赞叹。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走进这些古民居,我们可以感受到,在历史的灰尘覆盖下的门楼、挑檐,依然是那样的气势恢宏、威严自豪,雕刻精美的窗棂、屏风、柱础和金碧辉煌的雕梁画栋,依然顽强地焕发着民间建筑艺术不朽的生命力。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钟灵毓秀的嵩口山水,蕴育了一道一佛两位颇有影响的宗教神人——张圣君和卢公祖师。

张圣君,或称张圣者,又称张法主公,宋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出生于月洲村。他是华南地区包括台湾及东南亚一带华人最重要的道教信仰人物之一。张圣君四岁丧父,家境贫寒,以上山砍木卖锄柄和为富人家放牛为生。后来随母亲江氏改嫁到本县盘谷乡连厝林里连姓人家,长大后到方壶岩修炼道法,并在德化县石牛山显法,最后在闽清县金沙堂得道成仙。圣君进山放牛观看仙人对弈,仙人赠桃悟道的故事,在宋·洪迈的《夷坚志》及宋·张世南的《游宦纪闻》中均有详细记载,有关他的神话传说广为流传。月洲村中至今留有圣君出生地“圣君坪”及许多与其传说有关的遗址,如大战五通鬼的鬼坑口、悬崖犁田的九十九坵等。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每年正月闹元宵,村里都要抬着张圣君神像和坐在刀轿上的神汉巡游全村,祈求一年的平安。游神的盛况我在小时有幸见过几次。闹元宵当日,全村彩旗招展、锣鼓喧天,很是热闹。只听一阵急促的铜锣声,全村人的神情都肃穆起来,一个汉子赤膊光脚就跳起神来,先用双股宝剑舞上一通,而后蹿上刀轿端坐其上游遍全村。据说这跳神的人是张圣君附体。让人诧异的是,数九寒天他赤膊光脚却不觉得冷,未到刀轿前奔走如飞。记得小时桃花溪拱桥未建成,过溪靠的是长长窄窄的杉木桥,人过时稍动就上下抖动,胆小的人往往要急忙蹲下,待桥静止时再小心而过。有一年,一位60多岁的老汉跳起神来,平时举止沉稳的他,此时却身轻如燕飞奔而过,让人惊讶不止。更让人诧异的是,跳神人用锋利的宝剑在胸背上轮番砍磔,只见刀落处肌肉泛白,刀起时却毫发无损;而他坐的刀轿,脚踏、臀坐、背靠的都是三把刀,双手又各扶两把刀,刀口雪白刀刃向上。这些刀为先父打造。先父是方圆数十里有名的铁匠,打出来的农具、刀具样样好使,众口交赞。听先父讲,那些刀是用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钢打造的,刀刃之锋利,不敢说削铁如泥、吹发即断,至少说剃腿毛如割韭菜,齐刷刷纷纷而下。刀磨好后先父试过锋,我也像磨刀人一样亲手触摸过那刀口,刮起来唰唰脆响。当年我就感到十分疑惑,人坐在刀轿上,翻山越岭上下颠簸,怎么就没事呢?真是张圣君的法力所致吗?长大后看到电视里苗族人上刀梯的表演,又想到家乡坐刀轿的镜头,心中疑惑始终未消,这个谜还保留到今天。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当然,月洲还有其他的谜。比如,林子伯起兵打天下的传说,村里仍有演兵场遗址,但是在元末还是明末呢?可惜史书、县志或族谱没留下片纸只言。又比如,张炳见乾隆帝的传说。张炳,字聿明,号星舫,乾隆三十年王国鉴榜举人。据说他中举后上京赶考,在苏杭一带游玩时,两次面见南巡的乾隆,还对了两个对子。乾隆口赞“果然状元之才”,并问过籍贯姓名,回京后命人在举子中遍查此人无果。张炳也因此错过钦点状元的良机。而张炳为什么留连苏杭不上京应考呢?后来又去了哪里呢?至今也还是个谜。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岳道璞

卢公祖师,俗名卢尔诚,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出生于卢洋村卢厝寨,32岁削发为僧,在闇亭寺修道6年,辟谷不食,41岁时圆寂,乡人塑其骨于座像中,供奉于闇亭寺。关于他的神异传说至今盛传,信众遍布八闽大地。附近各县每年都有人到此“请香”,一路举旗、敲锣,焚香而归,以求保境安民。闇亭寺至今仍香火旺盛。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在长期的生活中,嵩口人形成特有的民俗风情和饮食文化。婚嫁、乔迁、生诞、丧葬、节令等都体现出浓郁的地域特色。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嵩口著名的小吃有蛋燕、扁肉、撞丸、清汤面、美人糕、九重粿、满洲糕、绿豆糕等,其中尤以月朗扁肉最为有名。月朗是饮食店老板的名字。他的扁肉皮薄馅鲜,用的汤不是普通的清汤,而是精选猪筒骨熬成的高汤,端出时雪白的汤面漂着金黄的油星和翠绿的葱花,色彩诱人,香气袭鼻。当年赶墟鼎盛时期,月朗扁肉香飘满街,许多人到嵩口赶墟甚至是以吃上一碗月朗扁肉为最终目的。其他如阿桂婆九重粿、清华美人糕、庄家里满洲糕、撞丸等至今仍有盛名。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嵩口的饮食文化,最有特色的当数“转鸡头”。“转鸡头”的习俗,源于镇区间流传数百年的“张林世交”传说。体现了嵩口人待人谦虚、互相尊重、和睦共处的邻里文化。据传,清康熙年间,张一坤和林师孟自幼交谊、过往密切,结下深厚友谊。两家之间是个园子,种满李果和桂花树。因经常往来,园子里就被踏出一条小路,两人美称其为“桂花弄”。据说有一次,张一坤到林师孟家玩,不觉聊到深夜,一坤要回家,师孟就送他回去。两人谈兴未消,一路聊来,到一坤家后,一坤又返送师孟回去,如此二人就在“桂花弄”上一来二往送来送去,竟然送到天亮。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在镇区大樟溪对面有一龙形山脉向溪边延伸时,分出两脉,按地理风水说,叫“一龙双穴”。林师孟通晓堪舆之学,与张一坤死后二人就分别葬在这两穴,几乎并肩而坐。生前,他们嘱咐子孙,今后两家应同时到山上扫墓、祭拜。这一习俗沿袭至今,每年的冬至日,张、林两姓后人扫墓的鞭炮声几乎同时响起,在山谷深处久久回荡。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岳道璞

他俩还嘱咐子孙,今后对方家办喜丧事,都要派人去祝贺或吊丧;办喜丧事的那家,在宴席上都要尊对方来客坐首席首位。两姓后人至今仍庄重而虔诚地传承着这一习俗。也因此时常在席间上演互相谦让的戏剧性场面。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邵永裕

嵩口酒席上有一道菜,叫白斩鸡,这道菜端上桌后,鸡头一定要朝向桌上最尊贵的客人。因张、林两家世交,首席首位必定是对方姓氏的人。而桌上同姓的人因为有辈份之别,他们之间又要互相谦让一番。被推坐首位的人,为表示对他人的尊重,在白斩鸡上桌后,他往往会喝干一杯酒,把鸡头转向同桌的异姓客人。异姓客人谦让后,喝干不少于一杯的酒,又转向张姓其他客人。这样,后一个人要喝掉比前一个人更多的酒后,再把鸡头转向下一个人。等桌上所有的客人都转到后,鸡头又回到首位。这时坐首位的人要减半喝掉最后转的客人所喝酒的杯数后,用筷子谦逊地把鸡头翻过来,于是大家才动筷子吃鸡肉。“转鸡头”也就演变成嵩口酒席上的习俗,一直传到现在,形成颇具地方特色的饮食文化。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嵩口镇的文物古迹星罗棋布,有古墓葬、古井、鱼缸、进士匾、石槽等。古墓葬以宋代张膺、张赓墓为代表。石槽仅半蓝寺(院里寺)就有6个,其中2个为南宋绍兴二十六年打制,至今己近千年。还有古寨堡,如卢洋寨、畲寨、宁远庄等。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魏乃武

宁远庄为清乾隆年间月洲人张谦所建。张谦,字运,号牧堂,例授文林郎,曾为乾隆戊辰版《永泰县志》同校订。张谦乐善好施,秉性忠直,曾经乐捐整修过县治明伦堂、文庙等,还建过蜚英石拱桥。他经常铺路济穷、施茶赈粥,深为乡邻拥戴。他们都说:“宁为张公所短,勿为刑罚所加。”据说当年他本计划在洲前翻盖祖屋。一天,木匠在烘干木板时,不慎把建房木料烧个精光,自感罪责难卸,想一逃了之。逃到嵩口隔凉亭,刚好遇到会友回来的张谦。问明原由后,张谦大度地说:“没关系,烧了木料,我们回去盖寨堡。”好言把木匠劝回了月洲。其宽宏大量由此可见。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林友光

宁远庄围墙高且厚,上筑有内通廊,下辟有四个大门,其中东正门装有两重木门,门口尚留古石马槽。站在门口,居高临下整个村庄尽收眼底。庄中原有楹联曰:“楼槛凭乡井,眺月瞻星,且作升平守望;垣墉面祖祠,捍风障雨,聊成族姓藩篱。”是寨堡地势及作用的真实写照。庄内建筑依山势三进递升而建,从正门进去穿过小厅,迎面是一排石阶,尽头又是一重门,仰望门两边墙上砖雕间尚留有“傲不可长”、“欲不可纵”、“志不可满”、“乐不可极”的墨迹。拾级而上跨门而入,又是一排石阶扑面而来,才到达正厅。厅上为民居少见的“四梁扛井式”结构,传为朝廷特许所建。文革前,正厅尚存楹联:“溪畔泛桃花,五十里潆洄,风恬浪静;月中培桂树,千百年长养,蒂固根蕃。”“地以人灵,非数百载树人而文笔金钗,岂能长发;福田善庆,乃六十年积善其竹苞松茂,堪足贻谋。”前者为福州人孟超然为月洲形胜撰句,后者为张谦六秩寿庆贺联。正门小厅和正厅两边墙上,贴满的是各级的“捷报”, 如今字迹斑驳,尚依稀可辨,数量之多,令人惊叹。面对这些历经沧桑的“捷报”,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浓重的历史气息和已然逝去的繁华。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林友光

遥想当年,喧嚣的报捷锣声,曾经多少次打破乡间古道的宁静?漫长苍苔的石阶,曾经踏过多少忙碌的靴痕?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提到宁远庄,不能不提嵩口镇蕴涵丰富的人文宝库—月洲村。月洲村距镇区五公里,是南宋爱国词人张元干的故乡。走进月洲村,翻阅残旧的《张氏家谱》,聆听老人声音略带颤抖却充满自信、自豪的话语,这片土地的神奇,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文化积淀的厚重令你诧异。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月洲张氏始祖唐末梁国公张睦,是闽王王审知的榷务使,主管商务贸易,为福建省的经贸发展作出过突出贡献。他的次子张膺(官御史中丞),三子张赓(官殿前都指挥使),在王审知去世后,感于战火连绵、世乱难为,毅然辞官归隐,从福州溯大樟溪而上,逆桃花溪而入,来到月洲安居乐业、繁衍生息,而后子孙绵延四方。月洲因此成为福建、广东、台湾及东南亚一带张氏华人的重要发源地之一。至今,每年农历八月初十,各地张氏宗亲仍派代表回月洲拜祭祖先,这一传统成为每年村中的盛事。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月洲美称“月渚”,清乾隆三十年举人张炳有籖诗:“武当发迹显威灵,月渚千秋祀事明。”清乾隆二十五年进士、福州人孟超然赠月洲宁远庄主人张谦六十寿辰匾额曰:“月渚蓍英”。宁远庄曾有楹联云:“赤松子未授丹经,依然佐汉;绛桃花仍开月渚,不是避秦。”张元幹《贺新郎·寄李伯纪丞相》上阕开首也写道:“曳杖危楼去,斗垂天,沧波万倾,月流烟渚……。”又因元幹祖居前洲中水尾一带遍长芦苇,春夏时,苇丛青青,宛若青纱帐;秋冬时,苇花如雪如云,飘飘洒洒,一片茫茫,号称“芦川”,张元干《芦川词》及《芦川归来集》即由此得名。元干在《渔家傲》词中写到“短梦今宵还到否?苇村四望知何处。”流露出强烈的思乡情愁。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做为月洲张氏后裔,回想1000多年前,二世祖张膺、张赓为躲开政治漩涡,逃避战火肆虐,毅然辞官归隐山林,来到这深山荒野,披荆斩棘、刀耕火种,我每每不禁唏嘘,感慨万分。是啊,当年先祖们从福州繁华的都市,躲避到这偏僻的小山村,他们庆幸连绵的群山、宽宽的大樟溪,阻隔了城市的喧嚣、官场的险恶、战火的纷乱,使得官宦之家终于也能像普通百姓一样,靠着刀耕火种过起轻松自如、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似的自由生活,这是何等的幸福啊!桃花溪的命名或许就是先祖们的由衷祈愿吧?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邵永裕

直到宋天圣二年(公元1024年),这个小山村里走出了永泰县第一个进士张沃(官至饶州都曹)。这时,月洲已过去整整六代人,山村从此引起世人的关注。从这时起,隐居数代的村民们才敢瞪着仍然惊恐的眼睛审视祖辈们曾经走过的路,内心里有了向往外面世界的冲动。(月洲村至今盛传的张圣君赶石头变月洲为福州的传说,其大胆浪漫的想法,可能也是从这时起吧。大约是有人开始怀念祖辈们在福州时曾有的荣华?)他们压抑不住内心压抑许久的激动,让人在村口路边的岩石上兴奋地镌刻下“龙门”两个大字,作为对这一盛事的纪念。也是从这时起,月洲张氏走出了48位进士(其中有2位尚书:工部尚书张劝、吏部尚书张镇),使月洲成为名喧八闽的进士村。正如张沃诗云:“蛰龙潭里蛰,潭上风波急。一旦飞上天,鱼虾不相及。”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宋皇佑五年(公元1053年),月洲张氏第7代孙张肩孟高中郑獬榜进士。由此演绎了一个父子六人六进士、五子同朝、祖孙三代十八条官带的科举辉煌。张肩孟,历官知府、刺史、朝散郎,后以子贵赠少师,谥文靖。肩孟生有五子,俱登进士第,长子励,官至中奉大夫;次子勔,官至朝散郎;三子勣,官至太学博士;四子劝,官至工部尚书;五子动,官至金紫大夫、直龙图阁。当时朝野轰动,人们赞美说:“灵椿一株秀,丹桂五枝芳。”肩孟有孙12人,除2人不仕外,其余皆宦于时,加上2名侄孙为官,刚好祖孙三代十八条官带。其中张动之子张元干(朝奉郎、将作少监,赠正议大夫充抚谕使),曾为南宋主战派代表李纲的属官,是著名的爱国词人。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张元幹(1091-1161),字仲宗,号芦川老隐。作为词人,张元幹最大的贡献在于继承了苏东坡词的豪放风格,把爱国主义的内容融进词中,开创了南宋爱国词派的先河,直接影响到后来辛弃疾、陆游的词创作,在中国文学词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他是对豪放词的继承和发展,以词来抒发爱国激情、爱国思想的第一人,从而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尤其是词发展史上不可磨灭的地位。作为政治家,他最值得称颂的是他投身抗金斗争和“不屑与奸佞同朝”、敢跟秦桧等权奸公开对抗的反侵略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刚直不阿、爱憎分明的高贵品质。他的爱国词,足以让同乡后辈感到自豪;他的高贵品质,更让今人引以为骄傲。他通过词的形式表达出来的爱国主义精神,在瀚若烟海、古往今来的史料中闪烁着永恒的光芒!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胡伟生

清乾隆年间御编的《四库全书》辑有张元幹的《芦川归来集》十卷。《芦川词》以两首《贺新郎》为压卷之作,词风豪放、慷慨激昂、千古传诵。毛泽东、周恩来对张元幹的为人和词作都赞誉有加。红军时期,周恩来曾号召学习张元幹。毛泽东对张词特别钟爱,翻开毛泽东阅读过的《词综》影印本,他对上述《贺新郎》词全文作了圈点,并对一些词句另外划线表示着重,对《石州慢》、《点绛唇》等词中喜爱的词句也作了小圈点或划了竖曲线。1975年4月董必武去世,毛泽东一天不吃东西,也不说话,只是把《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谪新州》反反复复听了一整天。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池建辉


嵩阳古镇,古韵悠长。印满青苔的古驿道,写满沧桑的古民居,神秘莫测的古院落,喧嚣充耳的古码头,无不令人浮想联翩。每一次的回乡,在寂寞的黄昏里,在破败的断垣边,我总是独自默默地阅读着,带着伤感在欣赏,带着自豪在品读。是啊,多少倾圮的繁华,已随岁月之河流成人们心中的回想;多少辉煌的岁月,己被历史雄风吹成远古的绝唱。但她所积淀的历史沧桑,镌刻下的远古印记,将永远做为一段历史见证,作为一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日益闪烁出荣耀和光芒!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摄影∣赖泽樟


图片提供:永泰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编辑:卢凌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大美永泰):【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嵩口古镇 » 【寻美嵩口古镇】之三十五《历史文化名镇——嵩口》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